老白闭关ing

渣康沼深度沉迷,想看相关文可以直接进入John Constantine标签。非常脏黄暴,混乱邪恶,非人类C。

目前被一脚踢进TF巨坑无法自拔,喜好产出op左,mopm,其他cp虽然不生产但都喜欢吃。百无禁忌。

喜欢吐槽,制作沙雕P图,这全都是因为爱。尤其热爱威震天,他是我的小宝贝。希望大家都来爱他。

_(:3⌒゙)_由于三次元忙成狗,没有业余时间了,所以暂停更新半年(大概)非常不好意思,请旁友们自由取关(土下座)

A红反了的时候

Recover2

七夕更一波

虽然老威头还没上线,但他活在对话里。

我感觉自己以后大概能周更(?)


2.

“我的小飞船简直蓬荜生辉!”

诈骗闪了闪光学镜,看着一整排带着静滞手铐的汽车人就仿佛看见自己户头又多了几个零。“这个能量斧我要单独出售。”他低下头,又仔细扫描了一遍自己手中的武器,“这可是打败过霸天虎首领的武器,有收藏价值。还有这个!看看,一个飞行背包,虽然霸天虎用不到它,可星系里多得是不会飞的爬虫种族愿意出钱购入。”

“你该把我的队员们放走了。”擎天柱说。

“当然,行走宇宙间不就是要讲信用嘛,下一个跃迁点的星空港,我就把他们丢下去,还能省点能量呢,绿色那个也太他渣能吃了。话说回来,小...

Recover1

于是我终于开始更第二章了

1.

大力金刚正在以飞船形态穿越一片色彩斑斓的发射星云,强劲的电子风裹挟着等离子电爆撞击在飞船力场上,激发出令人心惊的高亮辉光。

“我说老大,咱们能不能跃迁过这段儿?”大黄蜂死死握着座椅扶手,免得自己被颠飞出去。

“我也想啊。”擎天柱坐在主控室,焦虑的地读着面前屏幕上的飞船数据,“但那个坏掉的太空桥就在这片风暴里,这就是它为什么他渣坏掉了!”

“我们都会在这儿下线的。”大力金刚的脸突然从显示屏上冒出来了,他垂着光学镜,“力场能量不足。”

“不是还有80%吗?”擎天柱指着左下角的数据。“大力金刚,别这么自己吓自己了行吗?”

“力场能量不足……”

——“我...

突然想起一个问题……界标同志去哪儿了?留在功能宇宙了吗?功能宇宙这个坑还圆不圆了?革#命到底成功没有哇?
老威:我撂下一本《和平经由共鸣》搞了几次签名讲座活动就跑回来了,我现在是精神领袖了。
还有那个世界联络上了的在诸多同人里和老威he了的奥利安呢?——一觉醒来,我媳妇跑了(不是)这到底算不算牛头人?被自己牛头人应该也算牛头人。
看op刊,柱过去是个暴躁老哥,经常以暴力解决问题。威反而脾气温和。说明一个真理,不要欺负老实人。不要!欺负!老实人!

补雷霆舰队,这个ppt撤退法简直让人迷醉。一条一条的就没了,变形过程宛如乐高。
卧槽!小红为何如此迫真美貌?ppt都没损害他的美貌,简直是赛博坦第一美机了。老威你个巨型硅基猪蹄子还有什么不满?听说后来小红挂了,我实名拆老威的流水线!
老威的反派の笑抑扬顿挫气息绵长,简直让人不由得想按快进。
为何柱子和老威一见面就十指相扣,深情对视,你们这种宿命对决看不懂看不懂。

普神转世之后,国家大事不管,民族分裂也无所畏惧(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no!)就惦记着给老十三当wing man,一手促成柱子和老威第一次见面,然后柱子得以英雄救美,开启一段400万年荡气回肠的相爱相杀之旅。怎么港,普神可能掌管的是姻缘。所以寻光号上成了一对儿又一对儿,好消息不断。你看别地儿有这样的成功率吗?

我觉得吧,按照漫画这个走向,擎红指日可待。

开始对红红如秋风扫落叶一般的柱慢慢发现对方可爱的一面什么的。

毕竟红红洗心革面的时候柱在地球搞人保。现在对红的印象还是400万年前屠完整个议会的中二红以及后来窃取革命果实的投机分子红。而且不知为啥,柱砸总觉得是小红以及一干机等把白莲花一般的老威头给带坏了,让本来好好的朴实文艺青年走上了邪路。(好了懂了威震天在你芯里就是仙女行了吧,他干坏事都是别人教唆的。)之后在战斗中发现小红同志聪明又美丽,于是深刻领悟到为什么老威会被教唆(威震天:我已不在江湖,江湖上却到处让我背锅。)

标准武侠套路啊这是。

在外网看到一个时间表说小红和柱子,条子,爵士是一样...

我特么,我特么!再扶我起来试试。
真的是垂死病中惊坐起 笑问客从何处来
醉卧沙场君莫笑 春宵一刻值千金
为啥老威看起来变年轻了,熊孩子freezone让他重新焕发青春了吗?
不管怎么样,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老母亲语气)
裂地猛哭ing

Format(3)

3.

赛博坦的主恒星已经落下,世界遁入黑暗之中,两颗赛卫在苍穹之上反射冰凉的辉光。空气中是被轮胎带起的细碎铁锈尘埃,这让擎天柱的嗅觉感受器不停报错。他回来了,回到铁堡,机体有些小故障,后背毫不美观的凹陷着。他可不想明天带着这些出现在办公场所。不过,好消息是他今晚不会梦见受伤的威震天了——他能安稳地冲一会儿电。

“老救,我现在能到你那儿去吗?我有点儿小问题要处理。”擎天柱试探性地链接了救护车的通讯。

“什么……事?你是哪个……炉渣?”救护车说的轻浮,和平时稳重的语调大相径庭。

“我是擎天柱”,救护车的反应让他很奇怪,“老救你是不是喝高纯了?”

“哦,擎天柱,我认识你……”还没等救护车把...

© 老白 | Powered by LOFTER